研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关注农村陪读群体之陪读故事离村别乡遍尝百味金凤树

发布时间:2020-10-19 01:59:14 阅读: 来源:研钵厂家

导读:都说高考是“千军难过独木桥”,可谁又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孩子能学习好,很多父母是想尽办法,为孩子创造良好条件。今天我们一起关注农村陪读群体,大家看看下面这几则真实的陪读故事。

“除了生活开支,钱主要用在孩子身上”

芮城县兰元村,一座位于县城西南角的城镇“边缘村”。由于房租廉价,同时靠近儿子就读的西关小学,2008年,张山、尚莉(均为化名)夫妻二人从10公里外的老家搬到这里,开始陪读生活。

丈夫张山常年跑货运,每个月一半以上时间在外奔波。妻子尚莉初中文化,每天除了操持家务外,主要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检查家庭作业等,农忙时还得回家帮忙干农活。

对于刚刚小学毕业的儿子的学习成绩和成长,尚莉总是忧心忡忡:“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孩子从小就被他爷爷奶奶宠溺着,现在很‘皮’,几乎没有人能管得了。儿子脑袋瓜非常聪明,但总是不能用到学习上,在班里的成绩总是中下游,虽然请代课老师‘特别照顾’,但成效还是不大。”

为了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尚莉专门给孩子报了一个辅导班,有时候她也去跟着旁听,找找孩子不爱学习的原因究竟在哪儿。对于孩子的学习态度,丈夫张山则不以为然。他认为现在的孩子首先要快乐,然后才是学习。这是夫妻双方多年来最大的分歧,也是导致经常吵嘴的一个导火索。

尚莉说:“家里一年的经济收入大概就是4万多元,除去给老人的一部分生活费和家里的日常开支外,剩下的钱主要用在孩子的学习上。今年暑假,我给儿子报名参加一个硬笔书法培训班,主要是想给他找点事情干,先把他性子先磨一磨,现在已经开课半个月了,孩子的字写得也比原来强了一点。”对于儿子的进步,尚莉感到非常欣慰。

“不是为了孩子,谁来‘鸽子笼’受罪呢”

搬到晋城市区的新居已经五个年头了,可张建说起陪读生活一脸不悦:“不是为了孩子,谁来这‘鸽子笼’受罪呢!”

陈嫂是张建的妻子,孩子的日常起居全靠她照顾,对于陪读的生活,她也是一肚子无奈:“来城里生活最累的是心,来到城里都五年了,认识的人都没超过两位数,邻居门对门都没个往来,现在的我都快憋出精神病来了,真怀念以前在老家的生活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为了儿子的前途考虑,咬牙也得坚持下去。”

一旁的张建接过了话茬:“最可怜的是我的老父亲。都古稀之年的人了,看着空空的一个大宅院,一日三餐瞎对付。我妈去世早,爸爸辛辛苦苦地把我拉扯大,娶了媳妇有了孙子,本该享天伦之乐,可现在这状态,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逢收秋打夏农活忙的时候他老人家还得亲自上阵,真是为了孩子坑了老人。”

“这几年基本上花的都是老本。”听记者问起收入的事,张建大大咧咧地回答道:“前几年村里干煤矿,我靠倒腾煤炭小有积蓄,买房子花了五十来万元了,还剩了百十万投给了小额贷款公司,每年基本上靠挣利息花钱。平时我们对生活条件要求不高,但是对孩子的教育决不能舍不得投入。孩子现在读初二,在班里的成绩中等偏上,这不放暑假了,准备过两天给他请个家教,好好补补数学和英语。”说着说着张建又谈起了孩子的学习。

“陪读开支大,趁自己年轻要多挣钱”

前几年,大宁县昕水镇史家坪村张秀峰家的孩子到了入学的年龄,由村里没有学校,其他村学校离家比较远,教学质量又不高,他和媳妇商量后决定让孩子去县城上小学。

可是进城后张秀峰才发现,城里的房东一般不愿意租房给陪读家庭。在来回搬腾了几次之后,张秀峰拿出了自己全部积蓄又向亲戚借了点,在县城花了16万元买了四间平房,媳妇每天做饭洗衣服,接送、辅导孩子。而他买了个三轮农用车跑运输,收入还能勉强维持。

“我家里有十来亩地,进城生活以后,我只能抽空回去搞突击,地里收入少了一大截。看看周围邻居家孩子们一天穿的和吃的,咱的孩子也不能太寒碜了吧,现在每年大约得花费2万多元,要是在村里有个七八千元就够了。”张秀峰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孩子还小,到初中毕业还得好几年,家中的父母年龄越来越大,把父母也接到城里吧,他们不愿意,舍不得家,也不想给我们添麻烦。这段时间孩子都放假了,我媳妇也去太原打工去了,三轮车这段时间也没啥活,我就在家里照顾孩子,陪孩子写作业,再稍微干点小活,还得经常回村下地干活,趁自己现在还年轻,要多挣点钱,要不这开支大着呢。”

“孩子们能接受好的教育,我就开心了”

“我是吃了文化程度不高的亏了,绝不让下一代也像我一样。”长子县宋村乡西河村村民何晓琪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侃侃而谈。

为了给孩子打个好基础,何晓琪将老大、老二送到县里的学校去上学。一年2000元在县城租了个房子,妻子每天照顾孩子们生活起居。他做点生意,时不时还要回农村老家看看母亲。由于无暇种地,家里的十几亩地也打算流转出去。

“城里和农村教育有明显差别,不论从硬件还是软件上。”何晓琪颇有感慨地说,“城里老师用电脑投影仪等现代化教学,孩子们从小就接触,见多识广,就是不一样。我家老大上高中,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拿上她的卷子给同年级的乡下孩子做好多都不会。老二今年上初中,已经有几个学校抢着要。学校抓得紧,孩子们也养成了好习惯。放了假,孩子们回了家也不误学习,每天坚持看书写日记。”

前段时间何晓琪特别忙,学校快放假了,老二上哪个中学,哪个中学比较好他得考察学校,老母亲身体不好,他又得带母亲去医院看病,村里又有许多琐碎的事等着他处理。事情都挤在一起,何晓琪得村里、县城、市里三头跑。

“陪读既花钱又受累,既费身又费心。但是一想到孩子们能接受上好的教育,我就开心了。我感觉教育投入越多,以后回报就会越大。”何晓琪用他的生意经来诠释自己的付出。

“为了孩子我会坚持到底”

在怀仁县城陪读的谷女士和李先生是来自左云县的一对80后小夫妻,他们有一儿一女。本来经营着一家小餐馆生意挺好,闲暇时间还能看望双方的父母,三岁的小姑娘由家人照看,儿子放学后也回到他爷爷家。有了这样的优越条件,两口子全心全意经营饭店,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但是老人们对孙子的学习辅导不了,加上溺爱,她儿子的成绩明显下降。

经过慎重考虑,去年,他们决定舍弃餐馆带孩子到怀仁上学。为了生计两口子开始到处找工作,最后,谷女士的老公在她兄弟开的饭店打工,而她负责看姑娘和辅导儿子的作业。“刚开始儿子换了个环境比较自觉,可后来慢慢地适应了就放松了,放学了只顾着玩,回家很迟,写作业也有好多不会的。所以,虽然学校距家仅一路之隔,但我每天就形成了往返四趟接送的‘任务’。我知道他语文不扎实,我把自己也当成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他们学到哪,我每天上网查还买些资料,争取学的比孩子早。这样下来到今年孩子的语文成绩上升很明显,暑假考试在班里靠前了,这就是他有自信了我有动力了。”谷女士唠叨着孩子的成绩来之不易。

谷女士坦言:“孩子的前途就是我家的未来,现在大学生不好就业,他要是考不上大学,那今后生活的路就更难了。所以,为了孩子的学习我会坚持到底。”

“硬撑着,也要供孩子进城念书”

在一间灰暗的平房里,中间用布帘隔开两张床,一张书桌上堆满了学习资料,一个电饭煲和一台液化气灶,这就是陈桂英(化名)在壶关县城租住房间的所有家当。

屈指一算,陈桂英在这里已度过了十多年的陪读生涯。2000年,本不富裕的陈桂英夫妇放弃了家中的农活,把5岁的孩子送到县城的幼儿园。夫妻俩也从树掌镇回车村来到县城,租了一套房子,一边做些小生意,一边照料儿子。

没想到生意不好做,亏了本,但陈桂英仍然决定继续留在县城。“不希望孩子像我们一样没出息。在县城读书,起点总比乡下高。”在经济并不发达的农村,人们为何不计成本,背井离乡租房陪读呢?在壶关县城南关租房的树掌镇家长冯里花的一席话,可能道出许多陪读家长的心声:“我们已经吃尽了没文化的苦头,所以不能让孩子在各方面相对薄弱的乡下学校上学,为了不使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为了要让娃娃把书念好,将来比我们有出息,就是硬撑着,也要供孩子进城念书。”

重庆老年癫痫病医院

治心血管

西安医院治疗桥本氏病哪个最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