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六千零十九块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7:20 阅读: 来源:研钵厂家

下午3点,季大伯去小学接孙子成龙,路过公厕想方便一下,快走到厕所门口时,看到地上有个旧布袋,心里就带了点埋怨,因为两米外就有垃圾桶。这时从厕所里接连出来俩人,看都没看就走过去了,季大伯又有点不爽,于是弯腰捡了起来,要把它扔到垃圾桶里。可捡到手里,才知道里边还有东西,出于好奇,敞开了口。啊!他倒吸了口气,里边是钱,好多!季大伯赶紧攥紧了,不敢再看,生怕别人看到。因为紧张便意就急了,只得先进了厕所。

撒完了,他也想好了,不管谁丢的,这钱不能闷下,得还给人家。季大伯觉得丢钱的人很快就会回来找,从厕所出来后,他就等。布兜就拿在自己手上,他觉得这样,失主看到,就会认识,可是等了10多分也没等到人。小学那边已经放学了,只得先去接孙子成龙。接到后送到自家楼下,让成龙自己上了搂,他又来到厕所跟前等失主,但是等到天黑了,还没有等到。这中间他忍不住,又悄悄地看了看袋里的钱,有100的,50的、20的、10块的、5块的,还有一块的,得有几千块。除了钱之外,还有个病例本,这个不怕人看见,就拿了出来,翻开一看,病人的名字叫翟秀荣,56岁,患的是子宫瘤,家是郊县的,但哪个乡哪个村没有。季大伯明白了,这钱是翟秀荣来看病用的,钱丢了,指不定多着急呢,所以就站在哪儿等。一直等到7点多了,天全黑了,还没有等到翟秀荣来找。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接是成龙打的,说奶奶让他回家吃饭,只好先回了家,等明天再过来,他觉得失主一定会来找,他一定能等到失主。

一进屋老伴就埋汰了一句,季大伯明白,赶紧说,我没玩棋(有时季大伯在路边跟人下棋回家晚)我是等着还人东西。“还什么东西?”老伴问了一句。季大伯举了举布袋说这个,又说了个“钱”字。“钱,什么钱?”老伴跟了一句。“我在外头捡的钱”季大伯又说。“什么,你捡钱了!”老伴有些惊疑。季大伯点了点头。“捡多少?”老伴又问。“不知道,没数。”季大伯摇摇头回答。

孙子成龙一听爷爷捡了钱,跑过来夺着布袋要看,季大伯没松手。在卧室里的儿子和媳妇也出来了,成龙还夺着要看。“去”季大伯呵斥了一句,一边把他拨开,一边自己把袋口敞开了……

“哇,这么多呀!”成龙先看到了,惊讶了一声。儿子媳妇老伴也把脑袋伸了过来,看了也吃惊,问是多少?季大伯又说不知道。

别人都比他急,成龙更急。季大伯也想见个数,就把钱掏了出来,从大票到小票数了一遍,共计是“6019块”“哇!”成龙又欢呼起来,老伴笑了,季刚也笑了,都很开心,只有媳妇没笑。

老伴忽然想起来了,问季大伯:“你刚不回家是等丢钱的,你想还给人家?”“是啊”季大伯马上回答。

儿子听了嚯地抬起头来,媳妇也看着他。季大伯看到了,说:“你们要干吗,想闷下,人家这是看病的钱。”季大伯回家前就想到这一层了,早有提防,所以先开口了,想封住他们的嘴,可还是没有封住。

“这、这又不是偷的抢的,干吗要还呀?”儿子说出了口。“就是啊!”媳妇也跟了一句。老太太也愣了,季大伯看着他们没说话。

“爸、你、你没病吧!”儿子有点急了,忽然说。

“什么浑张话!”季大伯呵斥了儿子一句,有点生气了。

儿子梗着脖子不说了,很气愤。可媳妇接上了:“爸,不能还,你要一还,没准把你赖上,人家要说是6万,你说得清楚吗,谁给你证明啊!”“就是啊,说不定这就是下的套,就是套你们这上岁的!”儿子跟上说。

季大伯这才说:“我就不信,社会上都是坏人!”

“现在的人无所不用其极,那些讨饭的,家里穷吗,不穷,比你还有钱,装穷。还有网上,打电话多,说你中奖的,不就是人家使的手段,不然怎么能骗你们这样的人呢!”儿子说。“爸,真的不能还!”媳妇又跟上说。老伴也有些担心了,说:“他爸,他们这一说,我这心里也没底了,真要摊上那个,咱都这岁数了,还不要了咱命吗!”“就是啊”儿子和媳妇一块儿符合。

季大伯看看他们,没马上说话,想了一会儿,又说:“别把人想的那么坏,咱得先把心放正了……”

可是没等他说完,儿子就把话抢过去了:“你放正了有什么用,那贪的骗的抢的没把心放正了,专骗你这放正的,自己摔倒了,你好心去扶就赖上了你,这事有多少,你不知道吗!”媳妇又跟上了:“就是呀,不能还,真的不能还!”季大伯又看着她们说:“我还是那句话,别把人都想的那么坏,不管什么社会,还是好人多!”说着季大伯就拿起了那个病历本,又说:“你们看看,这个人长了子宫瘤,这是来看病的。你们再看看这钱,大票小票都有,是有钱的人家吗,钱丢了还怎么看病啊!”儿子虽然没还嘴,但梗着脖子生气,媳妇的脸色也不好看,老伴在旁边不知说什么好。季大伯扭头看着老伴说:“你忘了,那次你摔那一跤,肚子疼的厉害,要流产,我光顾把你送医院了,也没带钱,人家大夫不愿意给看,还不是一个大姐给出了10块钱看的病吗,到现在咱都不知道人家姓什么叫什么。”老伴怎么会忘呢,那一跤要不是救得及时,孩子真就保不住了。说到这儿,季大伯就转对对儿子说:“知道吗,就是你。要不是人家好心人给出钱,就没有你了!”可儿子马上回嘴说:“你说的是那时候,不是现在!”媳妇带气地回了卧室。

季大伯又说:“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什么社会,不管是什么时候,做人都得把心放正了,别老歪歪着心眼子。我还没那么浑,叫人家骗。”儿子又要说,季大伯急了,呵斥儿子,不要说了,季刚只得闭嘴,也生气地回了卧室。

可是老伴还有些担心,忽然想到说:“要不送派出所吧,让他们还人家。”季大伯想了想说不行,那样知道的人就多了,这个说那个问的没意思。

还钱的想法虽然坚定,季大伯还是一夜都没睡好,又想了好多,最后想到这钱一定是急需,光等不是办法,得找翟秀荣。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他就按病历本上写的去了那家医院,找到了妇科,找到了那个给翟秀荣看病的大夫,一问才明白,翟秀荣昨天应按约来住院做手术,不知为什么没有来。季大伯一说,大夫明白了,赶紧给翟秀荣打电话。

昨天,翟秀荣是男人陪着她来住院做手术的,可是去厕所方便的时候,糊里糊涂地把钱丢了,也不明白是自己丢得还是给人偷了。他们也找了,找了所有走过的地方,也到这个厕所来了,可巧,那工夫季大伯正去了小学接成龙,错过去了。

钱没了还住什么院做什么手术,无奈回家了。因为这是家里所有的钱,翟秀荣已经放弃了住院做手术。她心里不好受,埋怨了男人几句,男人就更郁闷了,回家后谁都没吃一点东西。

翟秀荣一接到电话就哭了,夫妻俩压根儿就没想到钱还能回来。

2015222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