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吴寨扶贫记探索精准脱贫新路径交让木科

发布时间:2020-10-18 19:07:17 阅读: 来源:研钵厂家

吴寨扶贫记——探索精准脱贫新路径

“当初村里贫困状况让人揪心,贫困人口多,集体经济空白”

——创新扶贫开发模式,探索激活内生发展动力,着力破解“贫困农户有土地、无门路,致富能人有门路、无资金,政府部门有资金、无平台”等难题

2015年12月16日早上8点半,记者来到阜阳市颍东区正午镇吴寨村。室外温度为零下3摄氏度,距村部约300米的东华西兰花公司门口人来车往,早已热闹起来。

村民们用电动三轮车,把刚采摘的西兰花、娃娃菜、生菜从附近的大棚基地送到这里。蔬菜加工区,工人正在熟练地把破败的外叶摘去,用保鲜纸将菜包好,一旁的员工将其装筐,搬在一旁等候的三辆箱式货车上。

“这车货是南京要的,装满就发车。”林自海,南京凯凯农副产品有限公司常驻东华西兰花公司的代表,在现场正忙着清点数量。在记者与其交谈的10分钟,他就接到了3个电话,涉及菜品和运输事宜。他告诉记者,这里的西兰花基地规模大,蔬菜供应充足、品质好,价格适中,交通便捷,自己所在企业便与东华西兰花公司结成了合作伙伴,形成长期稳定合作关系,蔬菜常发往南京、合肥、北京、天津等地。

2015年5月,记者在吴寨村采访时,东华西兰花公司种植基地还在进行土地平整工作。仅过去半年,这家由民营资本占大头、吴寨村集体参股、同时实行配股扶贫的股份制企业,农业产业化逐步走上正轨,带动集体经济发展、村民就业、贫困户增收。短短半年多时间发生的变化,还要从政府主导的扶贫开发、脱贫攻坚说起。

颍东区2012年被列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区),是我省贫困面较大、贫困程度较深的市辖区,吴寨又是当地贫困程度最深的村之一。2014年10月,根据我省推行的“单位包村、干部包户”定点帮扶安排,省财政厅定点帮扶吴寨村,该厅第一时间派出工作组,对这里的基本情况进行调研。

“当初村里贫困状况让人揪心。”调研发现,村庄干道勉强能够通车,通往自然村及农户的道路大部分是土路,公共基础设施不配套、标准低;种植结构单一,亩均利润不足300元,村民外出打工缺乏技能收入不稳定,2013年人均纯收入4800元,位居全区倒数行列;贫困人口多,全村266户贫困户家里一贫如洗,720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集体经济空白,除财政转移支付外,没有收入来源。

“输血”式扶贫,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能否创新扶贫开发模式,探索一种能激活内生发展动力和活力的机制,增强村庄和村民脱贫的“造血”功能,建立扶贫、脱贫的长效机制?循着这样的思路,省财政厅指导颍东区政府在吴寨村开展土地入股、资产折股和配股扶贫试点,便由此而生。

资产折股主要做法是,将财政投入如农业综合开发、扶贫资金项目等形成的资产,纳入村集体资产,作价入股优质企业,参与分红实现保值增值,发展集体经济。配股扶贫是在这个大框架下,政府以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资形成优先股,对投资参股被投资企业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实施分档配股,配股对象享有所配股份的分红权利。

“开展土地入股、资产折股和配股扶贫试点,着力探索破解目前扶贫开发中常见的三大难题。”省财政厅厅长罗建国说,一是破解贫困农户有土地、无门路,致富能人有门路、无资金,政府部门有资金、无平台的问题,解决产业发展制约瓶颈;二是破解财政扶贫资金投向不准、成效不高的问题,探索精准有效扶贫新路径;三是破解政府投资形成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盘活政府资金、资产和资源,努力实现企业做大做强、集体经济壮大、农户增收脱贫的目标。

“土地流转应与土地增值收益挂钩,不能‘富了大户、亏了农民、穷了集体’”

——通过土地流转入股、财政投入折资、增值农民收益、集体参与分红等形式,建立三方利益共同体和土地增值收益共享机制

穿村而过的胜利沟,是吴寨村的主要灌溉水渠之一。前不久刚疏浚过的河道内,河水静静流淌。

尹纯勇是村里的“老支书”,在职已达21年,对村里的一切了如指掌。他告诉记者,这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小农水工程,此前因为杂草丛生、垃圾满沟、河道堵塞,灌溉作用几近荒废,旱不能浇、涝不能排,成了一条臭水沟。此次受益于财政资金支持的农业综合开发,进行清淤、扩挖、疏通,河水才得以清起来、流动起来。 “以前村里想修,却一直苦于拿不出钱。 ”

吴寨村农业生产以传统的“一麦一豆”为主,收入低且靠天吃饭。多年来,村民们守着土地,没有过上好日子。

“吴寨最大的资源是土地,最大的优势是土地,最大的希望还是土地。打赢脱贫攻坚战,关键要找到‘芝麻开门’的钥匙,做活土地文章。”省财政厅调研组明确了这个关键点。

怎样找到做活土地文章的“钥匙”?

在明确合适的帮扶路子前,调研组在多地调研时了解到,农民出租土地收益,一般一家一户签订协议时确定的价格,没有与土地增值收益挂钩。 “富了大户、亏了农民、穷了集体”的现象在各地都不少见,农村经济发展没有动力、活力;集体没有收入,农村的民生、社会事业发展保障乏力。

“发展集体经济,是构建脱贫致富长效机制的必由之路。”省财政厅明确,运用现代市场理念,发展特色产业,通过土地流转入股、财政投入折资、增值农民收益、集体参与分红等形式,建立利益共同体和土地增值收益共享机制,让土地增值收益实现大户、集体、村民共享,从根本上促进村民脱贫致富。

吴寨村委会大门口,白底黑字的“吴寨创业经济服务公司”牌子分外醒目。 2014年底,该村利用颍东区财政安排的10万元贫困村集体经济发展引导资金,创办了吴寨创业经济服务公司,作为村集体经济发展平台。1100户村民通过创业服务公司,将全村7200亩耕地全部一次性流转,用于发展现代农业。

截至目前,吴寨创业经济服务公司已折资105万元,参股东华西兰花公司、恒兴草莓种植科技有限公司经营,分别占10%、11.1%的股份。这两个项目预计每年可为村集体增加40万元的收益。

走入西兰花、草莓种植基地,记者发现路是由砖铺设的,当地人称之为“砖漫路”,可以根据需要随时铺设、更换、拆除,砖可以重复使用,原路基也不影响再种植。这是农业综合开发项目高标准农田的建设内容之一。

“财政支持的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完善了道路、水利、高标准农田等基础设施。以往这些设施相关企业无偿使用,现在则全部纳为村集体资产,作价入股相关企业。”省财政厅下派吴寨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党总支第一书记王锐说。以恒兴草莓公司为例,大户个人出资260万元,区属国有企业投资60万元,吴寨创业经济服务公司投资40万元。创业公司代表村集体投入的40万元资产中,高标准农田基础设施折资10多万元。

财政投入形成的资产以什么样的标准折资?“在草莓公司经营的200亩区域,高标准农田建设投入估计达数十万元,但只折资10多万元,是因为这些设施带不走,即使企业哪一天不干了,这些设施还是集体的资产。目前将基础设施以相对合理的折价入股,有利于吸引优质项目进驻。”省农业综合开发局副局长陈军告诉记者。

据了解,2010年至2014年,全省财政涉农资金累计投入达4743.5亿元。其中,支持农业农村基础设施类资金1511亿元,占比32%,近1/3;支持农业生产发展类资金320亿元,占比7%,相关比重逐年增加。这一大笔财政涉农固定资产投资如果可以用活用好,帮助农村建立脱贫致富长效机制,无疑意义重大。

“贫困户的入股和相应的配股都是‘优先股’,参与分红,不承担亏损”

——与给钱给物的“输血”式扶贫不同,土地入股、资产折股和配股扶贫是一种“造血”式扶贫,更精准、可持续

12月16日上午11点多,记者来到村民尹为芳家。破旧的红砖瓦房,内墙多处石灰已掉落。唯一值钱的家当,是一台老式彩电。69岁的尹为芳是村里的五保户,老伴患有脑血栓并留下后遗症,没有收入来源,村里像他这样处于贫困线以下的人还不少。

年龄大、缺乏技能、无法外出务工特殊群体如何实现脱贫?这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重要难题。

作为吴寨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尹为芳和村里的其他70多户农民一样,成了配股扶贫试点工作的受益者。 2015年9月底,他以自家2亩耕地入股村里西兰花种植基地9年,每年两亩土地租金为1888元,按照年利率为5.6%计算,9年期租金现值为13072元,即入股13072股。在此基础上,财政扶贫资金又为贫困户每亩配送优先股5000股,他共得到配股10000股,合计入23072股。

按照规定,成为“股东”的尹为芳享受西兰花种植基地分配的保底、封顶分红,年分红比例不低于6%、不高于25%。也就是说,如果经营销售不景气,尹为芳至少可以得到1384.32元的分红;年景好时能得到5768元的分红。

万一企业亏损,参与配股扶贫的贫困户会不会亏钱?“贫困户的入股和相应的配股都是‘优先股’,只有分红权,没有决策权,也不承担亏损。这一点我们在与企业合作时事先作出了明确。”省财政厅下派挂职干部、颍东区副区长朱正余说。

对于配股扶贫的好处,贫困户心里有一本明白账。 2015年初,袁俊影以自家1亩耕地入股西兰花项目10年;当年8月,西兰花项目发放上半年分红,他得到700元。这让他尝到了甜头。当地土地年流转金按每亩800斤小麦计算,当年小麦收购价为每斤1.18元,即每亩年租金为944元。“半年分红就有全年租金的一大半,入股比单纯流转好。”袁俊影说。

目前,吴寨西兰花基地和草莓基地的产量、销售都还不错,配股扶贫的贫困农户今年的分红,会在10%以上,户均年收益预计超过1500元每亩。

“贫困户如果‘摘帽’,我们还会继续给予2年的配股分红奖励。只有在‘摘帽’后第3年,才会回收所配送股份,用于帮扶其他贫困农户增收脱贫。”颍东区扶贫办主任梁怀勇说,与过去给钱给物的“输血”式扶贫不同,吴寨试点是一种“造血”式扶贫,更精准、更可持续。

在恒兴草莓种植基地,身穿“幸福农业”绿色马甲的刘凤敏把一篮子刚摘好的草莓放在仓储室,便又提了一个空篮子准备再去采摘。2014年底,吴寨村以创业经济服务公司为平台领办了吴寨幸福农业服务专业合作社,组织贫困户入社为农业企业提供服务。

大棚里温暖如春。 61岁的刘凤敏轻轻弯腰,掌心向上,指间穿过草莓茎部,手似托盘状,手一动,茎断莓落,便迅速且轻轻地放入铺上了棉布的篮子。她告诉记者,摘草莓看似容易,其实也是技术活。“选八成熟的草莓摘,要的人多。草莓很娇贵,手尽量不直接碰,要拧着茎摘,再轻轻地放。”

发展产业,引进企业,增加了老人和妇女在家门口就业机会。早上7点上班,11点下班;下午1点上班,5点下班。这是合作社与企业定下的村民工作时间表。“在家门口就可以挣钱,也不耽误带孙子。对我们这样年龄大、又没有文化的人来说,多一分钱就多一份收入。”刘凤敏说,一天工资50元,干得都是寻常庄稼活,只要愿意干就有事情做。“工资按天计、按月结,俺现在也算上班的人了。”

土地入股、资产折股和配股扶贫是新鲜事物,让文化程度较低的贫困村民弄清楚什么是复利、什么是优先股,什么是配股,甚至让他们加入合作社为企业服务挣钱,这一切都并不容易。“一开始嘴皮子都磨破了,才有几户愿意尝试。拿到工资、收到分红,村民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很多贫困户都争着想加入,这让村里脱贫攻坚有了坚实支撑。”王锐说。

“大家利益绑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企业可以更好发展”

——“好项目”是探索成败的关键,选准项目,让农民得到实惠,调动群众积极性促进共同脱贫致富

“以往因为穷,村庄面貌破旧,村里小伙子娶媳妇都难,而现在村里已经大不一样了。”尹纯勇有些自豪地说。

“如果说之前扶贫开发成效不显著,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没有很好地处理经济发展与扶贫开发的关系,没有真正从粗放扶贫转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上来,没有从一般抓切实转到精准抓上来。”在采访中,颍东区一位领导认为,尽管吴寨试点和探索也刚起步,但已经为全区扶贫攻坚提供了好的借鉴。

在恒兴草莓公司采访时,老板徐广久告诉记者,草莓从11月份开始卖,一直要卖到来年5、6月份,一亩地一年收5000斤至6000斤。现在是草莓价格最高的时候,供不应求,商贩上门收购价为每斤15元。时间越往后,价格也逐渐走低。

“综合算下来,每斤草莓平均售价为4元左右,按每亩收5000斤计算,一亩草莓共计可以卖2万元,除去地租、人工、肥料等各类成本约1万元,每亩净赚1万元。预计两年就能收回全部投资!”徐广久信心满满。

实施土地入股、资产折股和配股扶贫,大户怎么看?

“大家利益都绑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企业可以更好地发展。”东华西兰花公司董事长仇学长说,财政资金支持高标准农田建设,农业发展不再“靠天吃饭”,生产上可以更好实现旱涝保收;包括贫困户在内的全体村民都可以来企业做事,一来带动大伙增收,二来企业用工可以得到保证;企业可以整合村集体、政府这边的销售渠道,扩大市场。

“重要的是,集体入股帮忙不添乱,不随意干涉企业经营活动,让企业投资很放心。”徐广久说。

“我们在指导试点时明确,作为试点具体实施的主体,村集体应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多做服务撬动工作,不干预和限制企业经营活动。”陈军说。

财政投入怎么用,集体的钱怎么花,风险怎么防?“集体经济要有精细的明白账,要特别注重财务公开,实行阳光理财,让村财务经得起群众和审计的检验。”12月16日晚上7点,罗建国在吴寨村村部会议室召开座谈会时说。这是他一年来第六次来吴寨走访调研。

“实施土地入股、资产折股和配股扶贫,是一个积极的探索,核心在于精心选择好项目、好企业。”在省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主任委员庄立权看来,“好项目”是探索成败的关键,项目选准,发展好,盈利了,让农民见到实惠,调动群众积极性,促进共同脱贫致富。与此同时,必须严肃财经纪律,切实管好用好财政资金。

随着试点推行,吴寨村计划拿出集体经济的一部分收益,通过大病保险、农房保险、困难救助等方式,重点先行让老、病、残等特殊困难群众受益,随着集体财力发展再惠及全体村民。“进一步因户施策、因人施策做到精准扶贫,努力实现2016年底前完成脱贫任务。”王锐说。

“如果把土地比作面粉、劳动力比作水,财政折资入股、发展集体经济、实施脱贫攻坚这一整套机制就相当于是酵母,把贫困村资源做成了可口的蛋糕。”颍东区委书记顾恒中认为,这是一套可以复制的机制,将促进吴寨从贫困村向美好乡村示范村转变,打造该区脱贫致富的“样板”。

产业发展初具规模,集体经济已经起步,村民收入逐步增加,吴寨扶贫开发、脱贫攻坚的目标正在变为现实。

(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吴量亮 )

治皮炎的专科医院排名

重庆哪家医院近视眼手术好

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