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研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异性合租来的爱情靠谱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04:34 阅读: 来源:研钵厂家

宁嫣从梦里醒来迷迷糊糊刚来到洗手间,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的胸膛,上面还挂着水珠,再向上看,那张脸俨然就是刚刚在梦里崩了她的特务陆原。

“啊……”宁嫣的尖叫声响彻屋子。

陆原面色不善,眼角下有睡眠不足的乌青:“一大早就被你的鬼叫声吵醒,现在还要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眼神不好非礼你呢!”

“啊!暴露狂!我要退租!”宁嫣的尖叫到底惊动了要去晨练的房东太太。宁嫣便请她留下来评理:“阿姨,您说,他光着上身在客厅晃荡,有没有考虑过我一个未婚女青年的感受?”

陆原坐在沙发上,边喝牛奶边看早间新闻,头也不抬地说:“你在客厅吃零食,零食碎屑洒得沙发和地板上四处都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一个洁癖男青年的想法?”

房东太太抱着手里的猫,低头桴着猫毛,一脸的不耐烦:“我说,别再吵啦。今天是仇人,明天就是情侣;今天是合租,明天就是同居了。”

可以找人评理,可是去哪里找这样离单位近、安静整洁又价廉的房子呢?冷静下来之后,宁嫣做了深刻检讨:除去“暴露狂”这个癖好,陆原其实蛮不错的。人干净、安静,有时深夜晚归,也是悄无声息的;私生活简单,身上很少有酒味香水味。想到这里,宁嫣决定原谅并且忽视陆原。

宁嫣木头一样站着等待从洗手间出来的陆原。她对着陆原光裸的胸膛暗暗吞下口水,说:“陆原,我们还是和平相处吧,只要你不再光着身子。”宁嫣好不容易说完,抓起包就往单位跑。

脸发烫的宁嫣刚到单位,同事老李便凑了上来:“宁组,咱单位新上任一位科长,听说此人大有来头,要大改革呢!”

早班会上,新科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宁嫣的嘴巴张得能吞下整个鸡蛋。传闻中的新领导,竟然是“暴露狂”?!

陆原穿着笔直的制服,五官硬朗,因为肤色白,使得身上的气质柔和些。宁嫣听见周围色女们此起彼伏的吞口水声,忽然有点得意:切,这有什么,我都见过他没穿衣服的样子呢!

“宁组长!”陆原站在台上,笑得无可挑剔,“请你谈一谈对我们科室未来发展的想法。看你面带笑容,构思想必很美好。”宁嫣窘得说不出话来。她报到短短一个多月,刚把业务摸熟,现在让她谈未来,未来多少钱一斤啊?给我来二两打包带、走。

宁嫣起身站得笔直,两眼“窘窘”有神:“陆科,其实我刚刚在想,今晚我们在哪里请您吃饭。”

宁嫣觉得脸要笑抽筋了。眼前一片其乐融融,男人欢腾在餐桌的酒菜上,女人陶醉在新来科长的男色里。“宁组长,傻笑着做什么呀,吃菜!”挨着她坐的老李殷勤地夹过来一片牛肉。

“她不吃牛肉。”陆原忽然开口。声音不大,但足够所有人听见,一片静默。

老李红着脸,呵呵笑着,尴尬地搓手。宁嫣的脸更是红得像烧烤盘里的牛肉,只差“吱吱”冒烟了。

有一次房东太太送了牛肉过来,她贪吃多吃了几块,结果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肿成了怪物,吓得她在房里哇哇大哭,惊动了陆原。陆原不顾她衣衫不整冲了进来,抱她去了医院……

一双筷子横空出现,夹走了她的牛肉。陆原慢条斯理地咽下牛肉,淡淡地开口:“你吃了回到家里又要闹,遭殃的还是我。”那口气里听不出一丝埋怨,全是宠爱。

即使看不见,宁嫣也知道自己的脸涨成猪肝色了。宁嫣如坐针毡,同事们赤热八卦的眼神不停扫过,她几乎被射成了马蜂窝。

这时老李排过重重八卦阻碍挤到宁嫣面前:“宁组啊,人不可貌相。你钓走了我们科头牌男色,还是在男色未公开登场的情况下,一点儿余地都不留啊!”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宁嫣一头黑线,我有那么貌不惊人吗? 合租生活依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宁嫣每天早上起床,早餐已经摆在餐桌上,晚上下班回到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陆原上菜上饭。生活过得波澜不惊,宁嫣甚至有时会有一种她和陆原早已是老夫老妻的错觉。

搅乱一池春水的石头——宁嫣的初恋劈腿男友失踪多年又出现了,并且约她见面!

“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吃完早饭后陆原提议。

“我……约了同学。”宁嫣心虚:我为什么有一种背着老公去会情人的感觉呢?宁嫣觉得自己最近好像是被某人驯养了!

想到最近某人又开始光着上身在客厅看电视,她决定反击,以掩饰自己的心慌。

“陆原同志,虽然你是我的领导,但是在家里我们两个是平等的。不准你在公共场合不穿衣服!”说完这话,宁嫣想把自己的舌头吞掉,什么叫“不穿衣服”啊?

“宁嫣,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不然脸怎么红了?”陆原的话里带着戏谑。

“我……我……”宁嫣后面的话被吞回了肚子里,因为陆原的嘴唇已经覆盖住她的唇。轻轻的吻,带着陆原的气息。宁嫣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五分钟后,陆原对面前脸红得快要滴血的人说:“你放心,虽然我脑里五颜六色,心里万马奔腾,但绝不会越雷池一步。当然如果是你主动扑倒,我乐意倒贴。”

终于等到见前男友的这一天了,宁嫣精装打扮好准备出门时,消失了一个早上的陆原抱了一个粉嫩的娃娃回来。

陆原一边给娃娃擦口水一边说:“这是我姐的儿子,她今天有事,让我帮忙带下孩子。你到楼下帮我买几包尿不湿。”

宁嫣记得约会的事,支支吾吾不愿去。

陆原眼睛一眯,使出“杀手锏”:“不去断一个星期排骨!”看宁嫣的脸色沮丧,又坏笑着说:“反正以后我们两个也会要孩子,现在先练习着。”

“吃货”宁嫣在天雷滚滚中红透了脸出门代购,早就忘记了有人在抓心挠肺地等她。

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起来,陆原拿过手机看了一下号码,接通,并不说话。

“宁嫣,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现在还没到?”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以前宁嫣从不让他等的。

“她去给孩子买尿不湿了。”

“……孩子?你是哪位?”

“我们住一起。”陆原很有技巧地答非所问。

对方被噎住了,顿了一下,鼓足勇气问:“孩子,是你们的?”

“嗯。”现在是我们带着的孩子,简称我们的孩子,陆原心里说。

“我明白了,祝你们幸福。”对方挂断了电话。

宁嫣买完尿不湿回来,就看到手机里前男友的短信:不如不见,祝你幸福。宁嫣困惑:什么情况?某人抱着娃娃坐在沙发上冷笑:想红杏出墙,门都没有!

于是情敌在还未正式出场的情况下被伏击消灭,红杏在还未出墙的情况下被掐断了小萌芽。

陆原换了工作,薪水更丰厚了,只是周末都要加班。这天,宁嫣为陆原做好爱心早餐送他出门上班时,回来正遇上房东太太在隔壁收房租。

宁嫣这才意识到,自从和陆原的关系飞速进展到火星后,她就再没交过房租。爱情的甜蜜已经把她裹得像一颗糖球,只能看到红彤彤的甜。

“阿姨,陆原不在,房租我来交吧!”宁嫣笑眯眯地叫住房东太太。

房东太太抱着她的猫,从老花镜下用惊奇的眼神瞄宁嫣:“交房租?小宁你又想拿我开玩笑?”

见宁嫣一头雾水的样子,房东太太笑得脸上的褶子都凑成一朵菊花了,说:“你们这些小青年啊,整天弄得神神秘秘的!前几个月还拉着我评理,现在就好成一家人啦!告诉你吧,小陆花高价从我这里买走了房子,说是你们俩都喜欢这里,想要安家呢!”

宁嫣惊喜之余还带着不可置信:这些陆原从没告诉过我。

“小陆真有心啊,”房东太太感慨,“连房产证上写的都是你的名字!”

晚上陆原下班回来,破天荒地有一桌子令人垂涎欲滴的菜等着他,还有眼睛和鼻子红成一体的宁嫣。

陆原忐忑难安,如同等待被宣判的囚徒,心中已经飘过千万个猜测:莫非,她前男友找来了?

宁嫣大声宣布:“陆原,我厌倦了合租,不如我们把合租改为家庭承包制,我们结婚吧!”

陆原第一次见到宁嫣,是在高中。那时的宁嫣像一棵小白杨,清新、干净,看似柔软,实则坚强,不轻易妥协。放学的路上他在后面跟着她,看她一蹦一跳的样子,他又觉得宁嫣像一只松鼠,灵活可爱不做作。她摔倒了,他背她回家,看似镇定,实则手心都是汗。背着她的时候心里想着:原来这就是整个世界全都在自己背上的感觉。

她脚伤好后回到学校,陆原装作偶遇走到她面前向她微笑,宁嫣一样抱以微笑,是礼貌的笑。陆原万分沮丧,他是她转身即忘的路人。

十年后,他费尽心思打探到她的消息,装作再次相遇。但这一次,他决定决不再让她忘记自己。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